惟子

主推fate和文野,也看过亚尔斯兰和暗杀教室w欢迎勾搭

【李贝同人】Reprise

“李斯特再编和重奏了贝多芬的九首交响曲,命运女神则踮起脚尖拨动手中的七弦琴奏响了久别重逢的旋律。”

总之是个李斯特x贝多芬的同人,大概是友情向

【意识流角色理解】鲸歌

“萨列里是在海湾中沉眠的鲸的名字。传闻那只鲸在海湾的某个岬角边发出过高亢的歌声,那歌声能让流云在航船的帆边几番流转,也会使海水里的夕阳如痴如醉。”
灰色衣袍的男人站在礁石上自言自语着,看向了面前涌动的黑色暗潮。他脚下棱角锋锐的礁石模样狰狞,好像在嘶吼,又像在责问。
“后来它再也没有出现过——来探求那歌声的人都那么说。”
灰色的男人抬起手,将手掌覆盖在心脏附近。
“如果是那样的话——”和鲸发出的“歌声”节奏一致的心跳在肋骨外喷薄而出,“那么我会是谁呢?”

事实上鲸不会唱歌,那“歌声”只是他们交流用的语言——如果你见到过那个灰色的男人,他会这么告诉你。
但是如果你问他“鲸在说什么”的话,他会把无边的沉默当做答案交付于你。
也许是因为他认为那巨大生物发出的声音毫无意义,又或者说是因为他认为沉眠的鲸的话语不值一提。
但不论如何,那“歌声”都不分昼夜地在他的胸腔和脑海中回响,永无休止。

2018.6.4

一个送给五月七日的萨老师的纪念


是复仇者萨和灵魂萨的对话。文笔渣,有死亡描写,请注意。
因为没来得及用电脑整理,排版稀烂,而且我现在不知道怎么结尾了,就先放一半吧(
我不清楚萨老师离开的场景细节,环境描写全靠脑补【ntm】。
如果可以接受请往下。

1825年5月7日,维也纳的丧钟敲响了。
神色肃穆的人们扶着带着木质特有的潮湿感的棺材,挖开了一方土地,将那个音乐家郑重地下葬了。
“安东尼奥·萨列里。”神父捧着黑色封面的圣经念出了他的名字,“我们将永远……”
他的声音好像一架被使用已久却音调准确的羽键琴一般,低调沉稳,每一个音符都能落在观众的耳廓中,然后传到他们的四肢里,让他们随着这宁静的声音陷入沉默的躁动。
然而现在萨列里并不在意这些。他只是站在墓园门外,背对着服装和神色都缺乏色彩的送葬队伍,微微抬起头,看向了无云的天空。
“是晴天啊。”他喃喃自语着,侧耳倾听着从风中传来的哭声和压抑着的低笑,回想起了医院门前被络绎不绝的人们的脚步声掩盖的叶落声。
“嗯,是很不适合死神出现的天气。”一个和他别无二致的声音突兀地在音乐家的面前响起,“不过,你也是时候走了。”
话音刚落,身穿灰色条纹西装的男人便出现在面前几步的地方,银色半长发下的红瞳准确无比地对上了对方的双目。
“你也不想我亲手送你上路吧——安东尼奥·萨列里大师?”
刚刚离开自己葬礼的灵魂看到对方将左手手心扶靠在了腰间的剑柄末端,那武器在鞘上敲出一声无生机的脆响。
“哎呀,抱歉,我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种意愿——”灵魂看着对方突然笑了,“不过,我还是不希望你第一个杀的人是我。”
“你脑子还清楚吗?我可不是你。”灰色的“死神”轻蔑冷笑,目光仿佛在看一个衣不蔽体的乞丐,“虽然我和你同为‘萨列里’,但你的那份懦弱不属于我。别搞错了。”
“啊,这么说……你是以后的我吗?”灵魂似乎想到了什么,双目忽地亮了起来,他迅速地上前几步,平淡的神情也泛起了喜悦的波澜,“那你一定知道吧——”
接下来的半句话让灰衣的复仇者感到自己的血液一瞬间凉了下去。他看着那灵魂的双目,产生了自己被绑在对方墓碑上沉入海底的错觉——
“你一定知道,我有没有杀死天才吧?”

【待续】










【对月球萨列里老师的意识流解读】

【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对萨老师的理解并不深刻,如果各位看官觉得哪里的描述ooc了还请指出,非常感谢。】

“对,是我下的手。”
天才的友人平静地垂眸,嘴角挂上了杀意和苦涩。
“这样一来,他的安魂曲就永远完成不了了——”
无辜的怪物一脸平静地说道,眼神中涌过死寂的狂澜。

音乐家灵巧的手指和敏锐的双耳都被恸哭外装覆盖了,但他拿起提琴的动作和驱使音符的动作仍然那么娴熟。
他的意识已经因为深入灵基的谣言而模糊,因此再也认不清自己究竟是什么,却还是会在听说自己的天才挚友因筋疲力尽而死发出清晰而绝望的痛哭声。

如此看来,他本质上毫无疑问还是那个会为了音乐而拍手喝彩,对美丽的乐声献上“bravo”呼声的人。
和是不是音乐家或者宫廷乐师无关,和他是不是那个天才的友人也无关,他始终都不愿离开音乐——即使已经无可推托地背负了罪名,即使已经被认定为庸才。

可能就如那位天才所说的那样,正是因为“音乐里有着女神的护佑”,所以他即使因失去自我而陷入疯狂,也不可能堕落。

(2018.4.15,第一次理解记录。)

放一个突发脑洞()
其实我就是想让咕哒召唤一个b阶的“医生”(这个医生不是本人但是又有他的记忆,之后会补充说明),然后写写罗曼和迦勒底的羁绊和两个人的战友情hhh
设定上可以说非常随意了,轻点打
后面的场景我只想出了一两个,希望自己能完整地把这个故事写出来(手动笑哭
占个tag求抓虫,以及求脑洞(其实就是想和大家讨论下故事走向x)

存档——对医生的人设的个人看法(有剧透,慎点)

占tag抱歉()

我愈发觉得罗曼这个人设有趣了。

他是凡人,却不是庸人,反而坚定得像是默默守护众人的神;
他是真实存在的,但在时间神殿里,他消失了,他的存在随之变成了一个谎言;
他是悲观的人,却能直视着被不详包围着的未来,不停迈步前进,笑容和话语比不能预见悲伤结局的人乐观向上得多。

往大了说,我觉得没有一个单一的词语可以形容医生。他有点像一枚有着成百上千切面的宝石——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是光芒灿烂的;然而,他的内在很简单——他的内心和宝石一样,清澈透亮、了无杂质。

【安利】

【以下文字有轻微剧透请注意!】

  占一下tag,安利个医生中心的手书……
这位太太画的罗曼真的是太贴合人设了,看了几乎要哭出声来。

(下面是一点观后感,也许只能算私货)
  “说起来,所罗门只说了一个谎吧。”
  “他说他只是一个凡人。”
  “之前我居然也相信了他……不,并不是因为他演技有多好。他平时是真的看起来挺随便的,完全就是个傻乎乎的老好人。”
  “后来我发现我弄错了。他能走到那个境地,完全是因为他过于聪明和固执,以至于一步也没有后退。”
  “就在他离开我之前,他还在毫不犹豫指挥我作战呢——以指挥官的身份。”
  说到这里,橙色头发的少女低下头,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后来他走了,未来跟着他离开的脚步来到了我的身边,一切都很合理。”一颗流星倏然划过天空,照亮了少女湿润的双眸,“可是我却在不切实际地希望他回来。”

【关于艾德蒙先生变成江户纹的原因解释】
其实这就是一个同音梗2333江户音edo,纹音mon,和我们的伯爵亲的假名发音一模一样。
至于为什么是新人作家么……我也不懂,你们去问问那边的莎士比亚和安徒生吧()

分享一个乔老师和枪狂两位大公的漫画ww

图源贴吧,原作者在最后一p,因为我上不了推特,无法要到授权,如果造成侵权请通知我,我会立刻删除。

对目前国服尼禄祭几个高难本的要点总结

  (话说我一个同人写手为什么开始写这种东西了2333)

  十二试炼:建议带生存技能比较强的英灵和对生存有帮助的master礼装(有回血 闪避 无敌 减技能冷却的两套优先),个人认为目前黑狗和b叔是最佳选择。
  输出方面因为有白蔷薇礼装问题实际上不大,重点还是在生存这方面……我自己打的时候带了两个宝具在威力核弹级别的,结果几乎都被b叔两斧头砍死了()

  百杀夜行:这个本的难点首先是对面的即死debuff,其次是对面在死亡时概率为我方挂上的减某色卡和减防debuff。此外,由于敌人有37个,要做好长线作战的准备。
  我推荐的攻略人员是天草(宝具解对面buff)、c妈(和天草类似)、c子(宝具回血加弱体解除,可以解防御力下降)、尼托(宝具光炮,本身生存能力不错)、安徒生(宝具加攻防和回血)。具体组合的时候可以采用两输出一回血的组合方式。
  个人觉得这个本没有其他高难那么可怕,攻略时注意己方血线和对面的即死buff即可。

  光与影的师徒:这个本真的是目前让我感到最害怕的本了……大狗和师酱会在前四个回合轮流放闪避,而且前三个回合我方首发会被禁止使用宝具,而且这两人死了一个另一个就接近无敌了,打起来真心憋屈()
  攻略的时候建议带阿特拉斯院master礼装(有无敌和减技能冷却时间那个),带上剑光炮(推荐剑式,一技能可以打穿回避,你懂的),有剑单体也要带着(打不出宝具可以拼暴击,所以我推荐宝具暴击两不误的剑兰)。
  这个本我用三个剑光炮推都推得焦头烂额,所以这个攻略参考性可能很弱……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请留言告诉我,我也想学习一下打这种高难本的方法。

  魔龙降临:这个本的boss是飞哥,会在见面的第二回合送出一发光炮,而且本身有固定(90%)减伤和很高的防御,平a和宝具都打不动,强,无敌(。)
  这个本的要点在于破防。破防的方式主要是用3红、无视防御的宝具和固定伤害的礼装(肯主任、舞弥等)。在这个高难本里,要是你不用三红队伍,那么这些加固定伤害的礼装比白蔷薇要好用很多。
  除了破防之外,我们也可以选择诅咒/放毒流,用五百年的妄执(虫爷)礼装、孔明宝具诅咒效果、绿茶罗宾汉的技能来磨掉飞哥的血。

文末做个广告,欢迎b服的来找我玩,要加好友的留下py码即可(够了23333